X

您的位置:医院动态

医院动态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我爱我的祖国”征文选登(三)

点击量:273发布日期:2019年09月26日 00:00:00

我爱我的祖国

             —我的精神卫生服务之路

看到“我爱我的祖国”的征文主题,脑海里就有很多的旋律在回响。“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就叫中国;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这一首首赞美祖国、歌唱祖国的歌曲,代表了亿万中华儿女的心声,陪伴我们成长,让我们为之自豪。

我出生在一九八零年,被归为“八零后”,我们这代人成长于改革开放之后,没有经历过波澜壮阔的革命战争,赶上新中国“富起来”的时代跨越,感受生活日新月异,一日千里的发展!小时候爸妈经常这样说:有了你以后家里条件就好起来了,你就没挨过饿!我当时还很自豪,难道是我给家里带来好运了。其实是要感谢那个时代给予我们充足的物质供应,才能让我们不愁吃、不愁穿,享受义务教育。当时的自己好像对学生的身份意识特别强,只记得妈妈给我的评价是:老师讲什么你都听。也是这样听老师话的特点让我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从学生到医者,一步一步走上精神卫生服务之路。

记得高考是一九九八年,那一年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洪水”两个字。记得到学校填报志愿回家的路上要经过滦河大桥,我们的摩托车刚刚在桥面近20厘米深的水里骑过,转头看的时候水就已近半米深了,很多人不敢再通过了,最终那天还是没回到家,因为被路上一个铁路下面的涵洞积水拦在了离家5里路的地方,最后只能在亲戚家住了一夜再回家,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话,都不记得是怎么通知的爸妈不能回家的事了。最初填报的志愿其实和当年很多报考医学院校的学生一样,报的湖南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服从校内专业调剂。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看到专业是“精神病学与精神卫生”,这个是报志愿的时候没关注过的专业,当时有点懵。临近开学的日子又赶上长江流域自1954年以来的又一次全流域性大洪水,学校所在的长沙也受洪水影响严重,记得当时老家有人听说我去长沙,就和我讲:一个北方人,跑那么远上大学干嘛,那里发大水,还有瘟疫,你可要小心。对于从没出过远门的我和我家人来讲,那次到大学报道真是一次充满未知、内心忐忑之旅。现在只记得当时觉得不管怎样,这个大学还是要去读的,尽管当时对精神卫生和长沙这个城市一点都不了解,我也就这样踏上了远离家乡的读书和工作之路。

在长沙的八年学习生活中,先后获得了精神病学与精神卫生的学士学位和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的硕士学位。从一开始对精神病学一无所知到五年后认认真真攻读《精神病学》第三版厚厚的教材,再到临床实践,最终在公卫学院的流行病学教研室学习三年,做了一部分临床流行病学的研究,拿到医学硕士学位。家人调侃说这是我的八年抗战。也是因为这样的双专业背景,在2006年毕业前期顺利的被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录用,这是我工作的第一家单位,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单位。

在单位工作的13年里,我从精神科医师到现在的副主任医师,先后在心身科、精神科和防治科工作,其中最久的是防治,已经有近十一年的工作经历。其实防治科所做的工作应该属于公共精神卫生服务的范畴,从科员做到现在的科室副科长,一路走来,也看到了我国公共精神卫生服务的发展,尤其是杭州市精神卫生工作的不断提升。

杭州市的精神卫生工作起步于1978年,经过40多年的发展,我经历了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我刚到防治科工作的时候,正好是《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颁布实施一周年的时间,我到科室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配合做好《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颁布实施一周年的调研工作并撰写调研报告。在收集资料、召开座谈、现场调研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在这一地方条例的指引下,杭州的精神卫生工作形成了社会化、开放式、综合性的精神障碍防治康复的“杭州模式”,培育了“家访医生”(即定期随访)、“工疗站”(即社会功能康复)和“救命线”(即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等“杭州模式”的经验范本,较好地保障了全市精神卫生工作的正常开展,对预防和医治精神障碍、促进公民心理健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我的日常工作是负责全市社区精神障碍防治的业务指导,这对于我这样一个有公共卫生背景的精神科医生来说,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对口的岗位,我也深深的爱着我的这份工作。虽然可能没有临床医生积累的诊疗经验丰富,但是我工作面对的是精神障碍这个群里,我们参与的一些政策制定、活动策划等,可能受益的是几百、几千甚至上万的患者,这正是精神卫生的公共卫生视角。

目前我所从事的社区精神卫生防治工作,正同时关注严重精神障碍综合管理和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服务对象也从严重精神障碍扩大到全人群的心理健康,杭州市也作为国家试点在开展相关工作。在工作中我越来越体验到当初从事精神卫生工作的初心得到不断印证。记得当初在大学读书期间,学校有一个“精卫”奖学金,名字来源于中国的《山海经·北山经》,是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之一。相传精卫本是炎帝神农氏的小女儿,名唤女娃,一日女娃到东海游玩,溺于水中。死后其不平的精灵化作彩首、白喙、赤足的一种神鸟,每天从山上衔来石头和草木,投入东海,然后发出"精卫、精卫"的悲鸣,好像在呼唤着自己。这个神话象征百折不回的毅力和意志,希望我们精卫专业的学生以后在精神卫生工作领域也发挥“精卫填海”的精神,不断努力、不怕困难,一直不忘“健康所系 性命相托”的医学生誓言。工作中我看到杭州市的精神障碍患者得到了医疗救助、享受了免费服药政策、参与了春风行动的救助;家属有以奖代补的补贴、意外伤害险的保障;同时我们将各类精神卫生健康科普知识输送到社区,为提升全民心理健康素养提供技术支撑。

不忘初心,健康为民。我们的每一步都在践行为精神障碍患者提供规范的社区精神卫生服务,为群众的心理健康促进而不断努力的初心。

                                 防治科   孙晓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