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媒体快报

媒体快报

都市快报:姐姐从小被要求照顾好妹妹,结果才读初中的这对双胞胎,双双住进了医院...

点击量:110发布日期:2019年02月20日 18:00:00

转载于都市快报

年前,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疾病早期干预科副主任医师王奕權在基层医联体医院查房时,认识了一对双胞胎姐妹花。姐妹两人读初中。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双双住进了心身科病房。

在了解事情原委后,王奕權医师百感交集。

父母要求内向的姐姐

照顾好外向的妹妹


小燕(化名)和小丽(化名)是双胞胎,小燕比小丽早出生几分钟,是姐姐。据父母说,从小,这对姐妹花的个性就天差地别。妹妹从小性格比较外向,活泼好动,胆子大,什么事情都敢做,也爱闯祸。而姐姐性格则相对保守内向,比较乖巧听话。

姐妹花的父母平时要出门干活,就把照顾妹妹的任务交到姐姐手里。经常跟姐姐说,要多照顾妹妹,管牢妹妹。听多了父母的嘱托,渐渐地,姐姐心里有个潜意识,一定要管好妹妹,妹妹出事了就是她的责任,会被父母责骂。就这样,姐姐一直忍让着,成了妹妹的受气包,受了委屈自己扛,而妹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转眼,姐妹花读小学了。妹妹还是经常朝姐姐发脾气,抢姐姐玩具,甚至稍有不如意,还会打姐姐。姐姐都默默忍了,父母也没觉得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在学校,妹妹好胜心强,什么都要跟同学争,学习成绩上不去,就很失落,莫名暴躁,随着成绩直线下跌,厌学情绪越来越重,不想去学校。一开始,家长以为妹妹只是好面子不肯去学校,没重视,好几次还强行送妹妹去学校。一开始,妹妹以死相逼,到后来,局面真的失控了,妹妹除了拿刀自残,甚至还在学校割腕自杀

看到妹妹这样,姐姐特别自责,觉得自己没有看护好妹妹,也给爸爸妈妈添了麻烦。


妹妹第一次住进心身科病房

姐姐跟着一起陪住


“都是姐姐不好,我才变成这样,我住院,姐姐要陪着我一起住。”妹妹被医生要求住院治疗,不甘心一个人住,非要拉着姐姐一起住。“姐姐不住我就不看病了。”

虽然这个要求听起来有点滑稽和莫名其妙,但父母心疼妹妹,也就让姐姐答应了妹妹的要求,陪着妹妹一起住进了心身科病房。住院期间,妹妹一直作,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嚷着要出院。

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住了几天后,没有接受系统治疗就给孩子办了出院手续,在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读初中后,妹妹的情绪化并没有改变多少,甚至更加严重,闯了祸也不管不顾。喜欢主动跟同学交往,花钱买礼物送给同学,没钱了,就去拿姐姐的零花钱,姐姐不给,就发脾气骂姐姐。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动不动以死威胁家里人。

慢慢地,父母发现,姐姐也不对劲了,一个人闷闷不乐,不想去上学,成绩也直线下降,经常内疚自责说自己对不起家里人。姐妹俩的精神状况都出现了问题,这下,父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年前,把姐妹俩送到了当地医院心身病房接受治疗。



第二次姐妹俩同时入院

妹妹:双相情感障碍

姐姐:中度抑郁

“一开始住院,姐妹花的父母要求医生把两姐妹安排在一个病房,说方便他们照顾。结果,在病房里,妹妹还是经常欺负姐姐,把不良的情绪发泄到姐姐身上,这样的治疗是乱的。”王奕權说,“刚看到姐姐时,真挺可怜的,完全被妹妹的情绪带着走,妹妹高兴了,她轻松一点,妹妹一旦发脾气折腾,她就受罪。”

经过查房后,妹妹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的混合状态表现,同时有躁狂和抑郁发作的表现。而姐姐的问题是中度抑郁,导致她对学习、对生活的主动性下降,有强烈的自责和无助感。姐姐的抑郁,跟妹妹的病情有很大关联。”王奕權说。

明确诊断后,针对姐妹俩,要制订不同的治疗方案。首先要做的,是把两姐妹分开,安排到不同的房间,姐姐由妈妈管,妹妹由爸爸管。对于妹妹的情况,首先用药物稳定住病情,然后让妹妹意识到自己乱发脾气是一种病态,要学会自控,配合治疗。同时,让父母适当保持距离,关心则乱。必要时,给孩子做点简单的规矩,比如情绪表达和认知的规矩,让孩子知道哪些是对的,哪些是病态的。

而对于姐姐的情况,医生则建议父母多予以关爱,强调家庭治疗的重要性。让姐姐明白,她是家庭的一分子,父母对她的爱不比妹妹少。“妹妹的双相情感障碍,治疗起来相对复杂一点,姐姐的病情相对来说还不算特别严重,经过调整和药物治疗就慢慢好起来了。后来我们让姐姐早点出院回家,回归到她熟悉的环境中,同时也把妹妹的因素给她适当做了一些分隔和距离上的拉开。”王奕權说。


二孩家庭

两个孩子之间的竞争吵闹

作为家长该如何处理?


“上面说的这对双胞胎问题,其实刚好是一个家庭里互相影响的因素全部典型地爆发了。”王奕權说,“很多家长并不了解孩子在想什么。”当下,二孩家庭越来越多,大小孩之间难免会有情绪上的竞争。这个时候,往往很多家长会让大一点的孩子做出让步,或者让大孩子承担起一定的责任,但其实,大孩子也还只是个孩子,还不具备解决负责问题的能力。王奕權曾接诊过一个高中男生,患中度抑郁。来的时候主诉自己睡不好,每晚失眠,很压抑,上课没精神,作业完不成,很痛苦。

进一步了解病史后,王奕權发现,这个男孩的父母前几年给他生了个小弟弟。虽然生之前,父母征求过他的意见,他也有心理准备,但弟弟真的到来后,父母把精力和重心偏向了弟弟身上,并且要求他也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慢慢地,他的情绪发生了变化。

“这个男生的家长工作忙,有时候,他似乎承担起了‘家长’的 工作,父母不在,他要陪弟弟玩,喂弟弟吃饭哪怕有时候他自己很忙,作业很多。他对自己的要求高,弟弟一旦生病了或者发生点什么事情,就会觉得是自己没照顾好,陷入自责。久而久之,他开始怀疑自己,否定自己,对自己没有信心,同时,长期处于压力下,他开始失眠,白天没法好好学习,整个人的生物钟都乱了,直到出现厌学情绪,父母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带他过来看医生。”王奕權说。

二孩家庭,家长该如何正确处理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王奕權认为,“家长应更多关心孩子心理方面的问题,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庭里,两个孩子间的竞争、吵闹,一旦发现问题,要早做干预,早做约束,早做纠正。特别是对于大孩子来说,不要让他(她)长期处于压力的环境中。要让孩子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融入自己的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