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媒体快报

媒体快报

钱江晚报:80多岁的阿香奶奶住进了“儿童病房”,背后的原因让人心疼

点击量:123发布日期:2018年05月07日 17:03:15

80多岁的阿香奶奶住进了“儿童病房”,背后的原因让人心疼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何丽娜 通讯员 阮柳婷 文并摄

    一身粉色纱裙的芭比娃娃、萌萌的小黄鸭……当你在医院看到床头的这些装饰时,肯定会以为这是儿童病房无疑。但事实上,这却是杭州市一医院城北院区(杭州市老年病医院)老年重症与呼吸支持科病房一角,而享受此项特殊待遇的是一位名叫杜林香的84岁老奶奶。

    为什么要在一位八旬老太太的病房里增添儿童化装饰?近日,钱江晚报记者走进杭老院看望了这位住在“儿童病房”里的阿香奶奶,发现小小举动背后令人感受到的是大大的温暖与关怀。

微信图片_20180507141421.jpg

 最近的阿香奶奶有点虚弱 

    “儿童病房”让抑郁烦躁的老太太重新快乐起来

    “阿香,今天感觉怎么样?”“阿香,看看我的新发型好不好看?”……在安静的病房里不停穿梭着医护们忙碌的身影,但跟阿香奶奶打招呼似乎已成了每个人工作的一部分。而病床上虚弱的阿香奶奶每每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都会睁开眼睛,朝对方看看。

    “一个星期前,她刚发生过休克被抢救回来,身体还没有恢复。要是在平时,我们走进病房还没开口,就可以看到她微笑着招手。”一位迎面走来的年轻护士说着在床边停下,很自然地就牵起阿香的手,接着打趣地说,“阿香在杭老院的年资比我们很多护士都要长,都快8年了,真是流水的护士,不变的阿香。”

    有几位年长的护士还记得,8年前,阿香奶奶肠梗阻在别的医院开刀,因为呼吸不能自主,不得不切开气管插上了呼吸机,不料呼吸机一上就再也撤不掉,再加上又有高血压、冠心病等问题,于是就转入了杭老院的呼吸支持病房继续治疗。要知道,住在这里的老人除了长年卧床、不能说话之外,大多已昏迷不醒、丧失意识。因此,病房里静得可怕,除了机器的“滴、滴”声、医生和护士的脚步声之外,第三种能听到的声音就要数自己的呼吸声。

微信图片_20180507141551.jpg

 曾经那个爱臭美的阿香奶奶 

    而阿香奶奶属于特例,虽然她也是躺在床上不能说话,但她是完全清醒的,她会用奶瓶自己喝水,也偶尔拿着镜子整理头发臭美一番,当然最喜欢的是跟医生护士们“玩耍”。“我们一进病房,她会率先招手跟我们打招呼,然后她的眼睛就一直跟我们在病房里转悠,就好像她也跟着我们一起在忙一样。”一位已经在这个病区干了五六年的资深护士说。

    阿香奶奶的乐观开朗着实给医生护士们繁重的工作增添了一丝乐趣,但记不清具体从何时开始,阿香奶奶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甚至变得抑郁烦躁,不仅不配合治疗,还拔针拔管子,一屋子的医生护士都感到很无奈,可还是不忍心把她的手约束起来,只能抽空多劝劝她。

    直到2016年初,病房里来了一位刚实习结束的“美小护”汤汤,细心的姑娘做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她经常给阿香奶奶带各种玩具,有充满少女心的娃娃,也有当时动画片中较火的玩偶,阿香奶奶喜欢得不得了,小件的挂在床头,稍大件的抱着睡觉,她就好像身处“儿童病房”一般,而更意外的是,很快那个精神抖擞笑容满面的阿香奶奶就回来了。

微信图片_20180507141547.jpg

 阿香奶奶与汤汤 

    后来,虽然汤汤换去了别的医院工作,但给阿香奶奶带玩具这件事情大家都非常有默契的延续了下来。

    护士们做的这些小事给了病人亲人般的抚慰

    “我去年刚从市一总院过来时,看到她床头挂的这些东西,还把护士们都狠狠批评了一顿,要求立马拿掉。因为从预防院感的角度来说,毛绒玩具容易滋生细菌病毒,不适合放在重症病房里。”病区副护士长章富莲告诉钱报记者,但后来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她妥协了。一是因为感动,为身边有爱的同事骄傲;二是因为他们病区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重症监护室,再加上病人的病情都相对稳定,只要定期擦拭消毒,应该问题不大。再加上这些小玩意能让阿香奶奶心情更加愉悦,这比什么补药都强。

    章护士长说,她是在跟阿香奶奶的女儿许女士多次接触中才得知道,老人家中间之所以性情大变,是因为女儿。阿香刚住院的时候,许女士尽可能每天抽时间来看她,给她擦身,陪她说话,老人家每天都感到很幸福快乐。但后来,许女士也当了奶奶,既要照顾一大家子人,又要照顾孙辈,实在忙不过来,所以看望阿香的频次就缩减了,变成每周1—2次,然后阿香就不高兴了。

    “其实老人跟小孩一样,渴求家人的抚慰,甚至会闹很大的动静来求关注。我们病房里有位小脑萎缩、肺部感染的病人,住进来3个月了,一见人就招手,走过去问他有没有事,又挥挥手说没事,其实就想有人在她旁边看看他关心他。”章护士长说,现在病区里住着50多位病人,只有10来个人尚有意识,但每天有家人来陪护的患者却有一半以上,不管患者会不会回应,亲人的抚摸和呼唤对他们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抚慰。护士们给阿香奶奶带小玩具,就好似来自家人的关心一般,可以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事实上,钱报记者在联系上许女士之后,她也证实了章护士长的分析。“妈妈就我一个独养女儿,我明白她的心思,所以已经尽可能抽时间多去陪她,但我也有一个家得照顾,也真的是分身乏术。”许女士说,虽然妈妈不能说话,但她能读懂她的嘴型,妈妈经常开玩笑说:“你到这里来上班。”而每次离开看着老母亲依依不舍的眼神和不愿放开的双手,她的内心也说不出的难过。

    许女士说,在妈妈情绪不好的那段时间,她也着急上火。真的是非常感谢这些充满爱心的护士们,愿意在一位普通老人身上花这么多的心思。除了带玩具之外,她们看到老太太的奶瓶破了,就自己出钱去买来。打雷的时候老太太害怕,总会有人牵着她的手陪在床边。最近老太太状态不好,还有人拿来收音机在床头放歌给她听,说是可以帮助她保持清醒。

老年心理医生说:家人的陪伴是给老人最好的“开心药”

    “大家经常会说‘老小孩’,确实老人和小孩的许多诉求是差不多的,尤其是在对家人陪伴的主观渴望方面,她们甚至比小孩的需求更加迫切。阿香奶奶的举动就是典型的代表。”杭州市七医院老年心理大科主任陈斌华告诉钱报记者。

    当然,老人渴求家人的陪伴,不像小孩那样简单的求关注,或是想要点小东西而已,还有更深层次的心理需求。

    其一,阿香奶奶在医院里一躺就是将近8年,亲眼见到了许多病友的离开,一次次刺激之后,她其实清楚的知道,死亡离自己很近很近,她渴求时常有家人陪伴左右,帮助她战胜对死亡的恐惧。

    其二,阿香奶奶长年卧床不起,脑子清醒却又不能说话,那种寂寞与无助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时间久了她就容易自我否定,自暴自弃,而家人的陪伴就是最好的鼓励,让她觉得自己没有被人遗忘,肯定自我存在的价值。



    陈斌华主任觉得,小护士们送来的小玩具,一方面可以转移老太太的注意力,不会老想着死亡或是自我否定;另一方面温馨的小环境,可以给老人身处家中的感觉,可以替代一部分家人的安慰。

    因为工作的关系,陈斌华主任天天与老人打交道,他非常清楚老人在渴望多得到家人陪伴的心理诉求,因此,他想通过钱报呼吁大家,多抽时间回家看看,哪怕是陪老人说说话,对他们来说都是莫大的心理安慰,尤其是常年住在医院或是养老院的老人。如果做不到人上门看望,打一个电话,或是来一次视频聊天,都足以让老人开心许久。

(转载于钱江晚报)